《棋事》專訪王磊:願中國女隊流水不腐
作者:容逸 類別:大陸新聞 來源:新浪體育 發表時間:2014/12/18   瀏覽人次:1087


王磊教練經常現場觀戰女隊比賽(新浪體育資料圖)

  當然會有沉浮,但一定要輝煌。提到中國女隊,王磊的願望是能夠像河水一樣川流不息。流水不腐,女隊也當如是。

  王磊,1977年12月生於黑龍江。國家圍棋女隊教練,職業八段棋手。

  1991年獲世界青少年賽青年組冠軍。

  1994年、1995年“新人王”圍棋賽亞軍,第8屆“CCTV杯”賽亞軍。

  2003年第九屆三星杯亞軍,

  2004年第八屆NEC杯冠軍,

  2005年首屆倡棋杯亞軍。

  2006年擔任國家圍棋女隊教練

  其實,只是因為熱愛。 當大多數棋手依然在賽場上執子行棋的時候,王磊接手了中國女隊教練一職。他引領著女隊。他期待隊員的超越。源于己,卻越於己。

  頂峰時的“提前退休”

  棋事:當時是怎樣的契機,讓你選擇了做教練?

  王磊:因為我在很長一段時間,等級分雖一直穩定在前十位,卻也很難有更大的突破。似乎在棋上缺失了一種的東西,讓自己總處於突破不了的狀態。

  後來,俞斌老師問我有沒有興趣來做女隊的教練。當時,考慮到這也是一件比較有意義的事情。那些自己無法克服的東西,或許能讓新一代的棋手去突破,從而實現自己的理想。當然還是有些舉棋不定。我詢問了小華老。她說,是棋手,終歸有一天會下不動,這是歷史的必然。如果能做一件和棋有關,又比較有意義的事情,也不失為很好的選擇。

  棋事:能談談女隊的狀況?

  王磊:女隊曾經非常強盛。像孔祥明老師、芮乃偉老師,曾經在日韓無人能敵,打遍天下無敵手。但是後來,中國女子圍棋的後備力量沒有接上,而日本和韓國卻在接力。所以當日韓新生代成長起來的時候,中國反倒是沒有人去迎戰了。那段時間,中國不如韓國。

  後來,俞斌老師率先去做了女隊教練。他帶女隊的那段時間,女隊突然間就爆發了。還贏了朴智恩,拿到智運會的金牌。從那時起,女隊開始處於一種恢復期。直到我接手,那時的女隊已經達到了一個階段的頂峰。

  現在唯一擔心的,就是再接下來的事情。我一直希望國家女隊能不斷補充新鮮的血液,以保持一個流動的狀態。流水不腐,有流動才能有高的品質。但是現在特別缺乏優秀的後備力量。一旦像於之瑩、王晨星這些女棋手,年紀大了,嫁人了,這個時候該找誰?

  感觸頗多的思維差異

  棋事:女棋手跟男棋手畢竟有差異,您怎樣安排女棋手的訓練?

  王磊:圍棋是一個靠自己訓練的體育項目。任何老師的指點,都只是輔助的作用。最重要的,是讓棋手能夠有自己的東西,不能一味的模仿,或者是人云亦云。

  我鼓勵女棋手獨立思考。思考之後的交流會更有意義。我希望即使我不做教練,隊員們也一樣能照常地自行訓練。

  棋事:作為教練,你對男女棋手的思維差異有怎樣的感觸?

  王磊:感觸尤深。在我看來絕對不能犯的錯誤,女孩子們卻一犯再犯。譬如,在劣勢下,首先要冷靜地判斷形勢。但是女孩子往往不管形勢,她們只會想著對手要占自己的便宜那絕對不行。女孩子走棋感性,缺乏理性判斷。即便反復地輸棋,甚至輸掉一些比較冤枉的好局,下一次,面對同樣的問題她們也依然如此。

  這可能是先天性的東西,女孩子改掉固有的思維習慣很難。所以整體來講,女孩子的棋不如男孩子。我常跟像於之瑩,王晨星這樣的一些優秀的女棋手講,希望她們不要把目標和眼界放在女孩子的群體當中。我更願意她們能像當年芮乃偉老師一樣去挑戰男棋手。一個女棋手如果總能戰勝男棋手,那麼她在女子圍棋中自會所向披靡。

  守住初心的堅持 

  棋事:這一代的女棋手跟以前比有哪些不同?

  王磊:互聯網的出現,不僅僅改變了很多行業,對棋界也有很大的影響。新一代棋手借助互聯網下的棋,和我們以前就完全不一樣。現在的棋,更偏重於直線力量的激烈對抗,妥協的地方很少。通過網棋訓練,女棋手們開始直接的激烈搏殺。因此,她們的計算力大幅提高。而以前,更講究棋理。很多棋,會看符不符合道理才決定是否去下。現在的人,可不是這樣。就有點像我是美國,你是伊拉克,不用什麼理由我也照樣可以揍你。

  棋事:這種過於直接的對弈搏殺,會不會使圍棋的文化性逐漸消失?

  王磊:文化性,也是圍棋的一個標籤。圍棋,作為中國流傳至今的古老文化,不可能輕易地滅絕。即便在棋界,如此激烈的對抗,如此高額獎金的刺激,也仍然會有一些人,去追求圍棋中的藝術性。就像當初天下遍地是中國流的時候,也仍會有人固守初心堅持自己。

  再比如王晨星的“星星流”,本來那段時間她的成績非常好。但是為了尋求突破,我鼓勵她去嘗試新的佈局。於是,就有了棋界盡知的“星星流”。新的嘗試,一定會有風險。但對於棋手的整個圍棋生涯來講,收穫遠大於暫時的損失。那是一種別人無法體會的感受,這樣的經驗非常寶貴。

  忘掉贏棋

  棋事:如何理解落子無悔?

  王磊:比如, 03年三星杯我跟曹薰鉉下的三番棋。那時候,外界對我有一定的期望,認為我的勝算更大。人為他在走下坡路,而我還非常的年輕。  

  那盤棋,下出了非常複雜的變化,可以說是打得昏天暗地。有一度我也感覺勝利在望。但在讀秒的催促中,我無法再做更為詳細的計算,必須快速做出選擇。很不幸,我選錯了。勝負一念之間。這就是落子無悔,毫無辦法。

  棋事:熱愛對學棋很重要麼?

  王磊:圍棋,非常的博大精深。既然不能窮盡其理。不如去保持自己對圍棋最初的熱愛。就像吳清源大師,聶老師一樣。他們所達到的高度,都源於一種對圍棋的熱愛。這種熱愛非比尋常。沒有這種愛,治學難精。因為圍棋是純思維的遊戲,只有鑽進去,才能體會到其中的奧妙。

  棋事:獲勝,最需要具備的素質是什麼?

  王磊:忘掉贏棋這件事。比賽時把一切放下。棋該怎麼下,就怎麼下。這樣才有可能正常發揮,拿到冠軍。

  棋事:以您的經驗來看,如何在大賽中保持良好的心理狀態?

  王磊:可以說,在達到一定水準之後,心理上的較量才是頂尖高手主要較量的東西。因為技術上大家都差不多,此時心理素質的高低則成為是否能取勝的決定性因素。反過來說,如果心理素質不好,也不可能成為高手。

  至於如何調節,每個人的方法都不一樣。有些棋手會利用一些心理暗示。而我在這方面比較麻木,不會刻意想什麼辦法。平常該怎樣就怎樣,不太在意這些。

  “自然流”的棋風

  棋事:你如何評價自己的棋風,棋風是否也需要一個完善的過程?

  王磊:棋風這種說法,大多是外界強加的。一個棋手的棋風也不是一成不變的。比如日本的木穀實,他的棋風就曾經在兩個極端間飄來飄去。由酷愛實地,到走大模樣。我的棋風,更願意被稱為“自然流”。我覺得一種好的下棋狀態,是不用刻意追求什麼流派的。對弈既不能逃避進攻,也不能逃避治孤,自然而然就好。

  我的棋,看上去力量很大。時越現在也是這種狀況。別人都感覺他場均一條龍,棋風剛猛得不得了。但你跟他聊天,或者看他的棋,就會覺得他不止於此。他走的是一種“控制流”,就是棋的控制力很強。這種控棋力很強的人,在下棋過程中,對手會不由自主地走入到他的路子裡去。跟著他的思路走。

  當然,沒有誰的棋,會一直非常完美。無論水準多高的人,也總會有臭棋出現。下棋也是一個不斷完善的過程。

  天才與明星

  棋事:你怎麼看現在中日韓的圍棋現狀?

  王磊:正常情況下,只要不出現像吳清源這樣的天才,韓國肯定不會是中國的對手。因為在圍棋上,只要出一個天才,一切都會被顛覆。就像當年吳大師一樣,一個人就把整個日本棋壇擺平了。

  棋事:有不少人人為中國圍棋需要一個明星人物?

  王磊:非常贊同。雖然,競技是的圍棋一方面,但圍棋本身也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精粹,希望能在大眾中發揚光大。棋壇迫切期待明星人物的出現。由此,也可以更有效地在社會上普及圍棋。當然,這一方面需要媒體的鼎力宣傳,另外也需要棋手們儘快練就出 “明星”的素質與力量。

    轉載自新浪體育網






 發表您的評論
 
 評論內容 (現有 0 倏評論)
 
暫時沒有評論!
本欄目暫時沒有新聞!
 
 
 
 

 更多關於“”的新聞

 相關鏈接
   
王磊:宋容慧芮乃偉是最大功臣 藤澤裡菜會很強大  ( 2015/5/11 )
女團黑嘉嘉帶病上陣 於之瑩輸棋獨坐路旁調整心情  ( 2015/5/11 )
時越:韓國先出二冠有原因 金志錫:想跟時越下盤  ( 2015/3/3 )
農心杯或去內陸舉辦 山城宏:井山四連勝10%可能  ( 2015/3/3 )
韓國主將背水一戰 金寅鼓勵金志錫帥氣戰鬥吧  ( 2015/3/3 )
吳清源若到現在仍是頂尖 心裡的真正祖國是圍棋  ( 2015/2/13 )
央視要下“一盤很大的棋” 隊際賽棋道中人紛紛點贊  ( 2015/2/13 )
於之瑩的2014關鍵字是幸運 最自豪新人王賽奪冠  ( 2015/2/9 )
尚游杯深圳圍棋名人邀請賽首日 張偉金進勝者組決賽  ( 2015/2/9 )
建橋杯新人王賽揭幕 楊俊安回顧於之瑩奪冠奇跡  ( 2015/2/6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