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棋事》專訪孔令文:日本內弟子幾乎絕跡
作者:思瓊 容逸 類別:大陸新聞 來源:新浪體育 發表時間:2014/12/23   瀏覽人次:1787


孔令文(新浪體育資料圖)

  孔令文 使者

  引語:一衣帶水的關係。紋枰上的風起雲湧豈是簡單的言辭能夠道斷清的?若可築橋,孔令文應是最合適的磐石。

  孔令文,1981年出生。日本華裔圍棋六段棋手。

  中國棋聖聶衛平與孔祥明(已離婚)的長子,師從於日本圍棋業餘強豪菊池康郎。其妻是日本圍棋九段棋手小林覺的女兒小林清芽。

  1997年在日本入段。

  2007年升為六段。

  2003年達成100盤勝利。

  曾擔任日本圍棋代表團團長,現被日本棋院聘為日中交流特命棋士,從事中日圍棋友好交流活動。

  “中日圍棋間的交流,有著悠久的歷史。拋去政治上的大環境,如何維繫當今中日間純粹的圍棋關係?這中間,總需要有人去做一些事。雖然,可能吃力不討好,但若沒有人去做便永遠只剩下隔膜。”在孔令文看來,如果只把圍棋作為溝通的道具,中日間的交流會更單純。

  棋事:日本圍棋國家隊的成立是怎樣的一個情況?

  孔令文:說是國家隊,但它和中國的國家隊還是不能比的。日本隊沒有一個完整的組織。日本棋院內的改革,其實是先從意識上進行的。國家隊組隊後,棋迷會公佈贊助。通過這樣的形式,也可更大程度地獲得社會的關注。這是一個主要的目的。因為日本棋手的個人權利非常的大,他們的自由度也很大。

  棋事:能介紹一下現在日本的道場的情況?

  孔令文:日本跟中國不同的是,道場並不多。現在最有名氣的是韓國的一個棋手辦的道場。他在關西棋院當專業棋手。道場是韓國的教學模式。

  日本的文化傳統一直是叫內弟子。專業棋手收的學生會到老師家裡住著生。現在的這種弟子,幾乎已經快絕跡了。後繼力量不足,這是日本棋界的一個問題。

  棋事:日本棋院是一個對日本棋界整體管理的組織嗎?

  孔令文:日本棋院是一個民間組織。但是跟關西棋院相比,日本棋院應該算是日本棋界的總部。棋院在日本圍棋屬於文部科學省下面的文化廳關注的文化產業,我們現在是公益財團法人,是一種公益性的,保護日本文化的一個團體。這種民間的力量,在日本叫做技夫,是他們在捐助支持傳統文化。

  棋事:你在2011年被日本棋院任命為日中交流特命棋士,這是怎樣的源起?

  孔令文:其實,在08年09年的時候,我已經陸陸續續在做世界圍棋大賽的組織工作。11年,鑒於中國在圍棋上已經遠遠反超了當年的日本,我便向日本棋院上交了應該加強與中國的交流的提案。那時也臨近中日邦交四十周年。我希望日本棋界能跟中國棋院進行多方面的合作與交流。在這樣一個背景下,日本棋院委託我做的特命棋士。

  棋事:後來開展過什麼樣的活動?

  孔令文:那時候,中國已經開始有圍甲聯賽,我想假如日本可以參與其中,對兩國的圍棋水準都會有共同的提升。但中國的這種賽事,一般只允許以外援的形式來參加。11年,日本第一次組隊參賽,遇到很多麻煩。因為當時沒有這種先例。

  後經中國棋院的大力支持,日本隊終於能夠如願以償。畢竟中日棋界的交流歷史悠久,在當初中國圍棋還沒崛起的時候,日本也曾給過很多幫助。所以在日本圍棋一路下滑的情況下,中國特批日本可以組隊參加中國的圍乙,並表示只要有實力也可以沖甲。

  不過很可惜,日本隊在圍乙的第一年就掉到了圍丙。不過,能夠參與中國這種比賽,我覺得也是件值得慶倖的事情。

  12年,中日建交四十周年。那時候曾有很多想法,策劃了不少活動。但是因為政治上大環境的原因,很多活動被擱淺。

  棋事:政治上的事件,會對文化交流方面有影響嗎?

  孔令文:影響是肯定的。以政治上的立場去談,會很容易激動一個人的感情。我會儘量離開政治來做民間的交流。但中日關係複雜而微妙,就算是從事文化交流也會受到一定的影響。可是不做也不行,那樣會越來越缺少相互的理解,所以交流是必要的,但度的掌握很微妙。

  棋事:能談談你定段的時候的事情嗎?

  孔令文:我是16歲當的專業棋手,從17歲開始下正式比賽。我10歲去了日本,以後才正式開始學棋。其實最後給我動力的是中國的幾個棋手。

  我在日本有幾個恩師。從技術學習方面還有家庭生活方面都非常照顧我的是藤澤秀行老師。他是我一生難忘的恩師。我們剛去日本的時候比較困難,藤澤秀行老師對我和母親一直很關照。聽說我要學棋,他就一直讓我跟著他。他是我一個比較特殊的前輩老師。

  我的入門的老師叫菊池康郎,是一個業餘的棋手。他的門下也出了很多有名的棋士,像山下敬吾這樣日本代表性的棋手就是他的弟子。他開了一個叫綠星學園的道場。他並不專門教弟子怎麼長棋,而是教大家怎麼做人,怎麼在精神上怎麼看待圍棋。還有小林覺,他對我圍棋幫助也很大。

  14歲時,我開始經常回國,並到國家少年隊下棋。說實話,我直到那時才開始感覺到一種危機感。在日本,我還是比較優秀的,很有一種優越感。但是跟中國的同齡人相比,比如像常昊,周鶴洋,王磊這一代比我大五歲左右的這些棋手相比,那時候還沒有古力,差距真是很大。那時他們已經成為中國棋壇的頂尖棋手。雖然他們是哥哥的輩分,但是其實我是棋院裡長大的孩子,比他們更早地就待在在國家隊這種的圈子裡。而他們當時已經到了可以衝擊世界冠軍的水準了。

  回日本後,我開始全心全意地把心放在棋上,這樣鍛煉了一年的時間。那是我一生中最專注下棋的時期。

  棋事:能談談日本的定段賽?

  孔令文:日本的定段賽與中國不同。日本棋院有個院生的制度,從院生打專業有一定的優勢。雖然都叫定段賽,但預選的成分特別的多。定段時最少要下三四輪,一輪下七八次。我參賽的那屆最後沖進的定段決賽的有二十幾人。成功定段的是三個人。另外,對於院生還有一種特殊的規定,假如你成績好,比如勝率超過80%,或每個月都拿院生第一名。這樣的學生就可以直接推薦成專業棋手。所以那時候要想當職業棋手,一般會選擇先進日本棋院做院生。院生進完以後,以學生的水準會劃分出A、 B、C三組。如果能進入A組前三的話,實力基本上就是入段比賽的前三。

  我入段那年,正好幸運地打進了A組的前三。其實,我那時候水準並不穩定。能打進去也算是一匹黑馬吧。

  棋事:你覺得日本棋手水準下滑的原因在哪裡?

  孔令文:這跟經濟有關。在經濟下滑的背景下,社會對圍棋的認知度越來越少。中國也有可能面臨這樣的問題。現在,日本棋界的力量越來越小,棋迷的數量一路在下滑。

  其實,從拿世界冠軍的這個實力來講,日本也不是完全沒有。就像井山裕太,但日本只有一個,中國卻有很多個井山裕太。在中韓的競技中,圍棋作為一個爭勝負的項目來講,這裡面不存在什麼藝術。就是說,如果贏不了棋,就已經等於把這個項目否定了。撐起中國強大的背後,是訓練的種種方式。

  日本有四百年的專業圍棋成長的歷史。包括吳清源老師的新佈局,圍棋的技術基本是在日本成長起來的。體育化和文化性存在很大的差異。這邊的棋手通過正常的訓練就可以達到的高度,在日本很難達到,日本是注重個人權利的國家,不可能進行集體訓練。

  諸多的因素,造成日本這個原本的圍棋王國,一直走到了今天的這個位置。現在新一代的日本的棋手也只有努力。但是,想追上中韓,近幾年是不太可能的。我期待一個三國鼎立的競爭局面。三國鼎立是指競技方面。有輸贏懸念的時候,棋迷才會有熱情。作為競技的賽事,中國圍棋已經達到一個制高點。而體育和文化是圍棋的一體兩面。對於日本來說,需要學習中國的競爭模式和訓練方式。

  棋事:能談下你心目中的聶衛平先生嗎?

  孔令文:心目中的我父親?這個問題的確有很多人問過。其實最簡單地答是,因為我自己也是個棋手,所以要說我心目中的他,應該是對他的一種尊敬。當年他打擂臺賽的時候,我不懂棋,但是也有印象,我理解父親的那種超越一般人的愛國心和為國爭光的動力,以及他所付出的努力。

  不過,我對他的更多的感情還是在圍棋界裡面。我10歲去了日本,小的時候對他當然有各種埋怨。但是,當了專業棋手,並結婚生子之後,像表面不和的這種事情已經不會再發生。

  其實關於我的成長,說實話,我更想談我的母親。我有一個偉大的母親。我現在能做這些中日交流,或說能夠作為做一個棋手去下棋,都源於我的母親,她讓我可以幸福地成長。如果當初我一直生活得很艱苦,有可能我對我父親的情感就不光是埋怨了,對他更加不好的感覺都可能會有。可以說,正因為母親一直以來的付出,才能讓我以一個棋手的身份去尊重他,面對他。或者說是,能夠恢復父子的這種情份。我現在跟父親也算是父子吧,但這句話說得挺怪異。雖然,也可以同樣父子的感情來交往或接觸。

  不過,他去年病了以後,的確也讓我很擔心。

  我的父母應該是不同的類型的人。父親是為國家,為圍棋做出貢獻的人。我母親的愛對的是我個人。當時,雖然不能說是被逼到日本。但是,那時候有條件或能力跟圍棋有聯繫的,也只有日本。要不然我母親什麼特長都沒有。或者說,這也是一種緣分。我去了日本,在那邊長大。以至現在才能夠做中日交流,我希望自己在這方面能做出更多的貢獻。這是我一個很堅定的目標。而對於此,我相信我的父母都會支援。

  棋事:有沒有最崇拜的棋手?

  孔令文:我覺得只要是比自己厲害的都可以去尊敬和崇拜。但是說要說到最這個字,可能還是就是身邊的這些人,就我的父母,還有藤澤老師。這些跟自己緣分最深的人。

  棋事:你從藤澤秀行老師那收穫些什麼?

  孔令文:在他身邊,我學到了很多東西。他有著老一代大棋手的風範,在平日的一言一行中自然地展示出人生的哲理,那是一種勝負師的活法。藤澤秀行老師的人生非常有味道,他的人生有各種起伏。我非常有幸能在很小的時候就遇見他,他對我未來的人生觀的樹立有很大的影響。

  棋事:能談談你現在的家庭生活?

  孔令文:我其實能夠在家裡的時間很少。我的孩子現在很喜歡下棋。圍棋是一個非常好的載體,能傳達一些東西,可以作為一種交流的手段和道具。至於以後,他想不想下棋還要看他自己的意願。

  棋事:你還有什麼想對讀者說的?

  孔令文:其實,我最想談的還是中日交流的事情。現在的國際大賽,到最後肯定是中韓對抗。無論誰上誰下,其實都是中日韓三個圍棋大國在支撐圍棋界。當然,我不是說要為日本去加油。但是,只有當三國都同時具有有競爭力的時候,這個棋壇才會更熱鬧,也才會有更多的棋迷去關注。

  因為,中國也會面臨到與日本同樣的現代化的這種危機。父親原來說過一句話,讓我印象挺深的:作為勝負的對抗,只有競爭才能贏。但要想被歷史所記載,則當屬文化。圍棋的文化挖掘和普及,需要整個圍棋界的交流和互補。

  我不是指責中國棋界發展以後會有什麼問題。而是說,這樣的互補,圍棋的未來才會更好。這是我的心願。

   轉載自新浪體育網






 發表您的評論
 
 評論內容 (現有 0 倏評論)
 
暫時沒有評論!
本欄目暫時沒有新聞!
 
 
 
 

 更多關於“”的新聞

 相關鏈接
   
王磊:宋容慧芮乃偉是最大功臣 藤澤裡菜會很強大  ( 2015/5/11 )
女團黑嘉嘉帶病上陣 於之瑩輸棋獨坐路旁調整心情  ( 2015/5/11 )
時越:韓國先出二冠有原因 金志錫:想跟時越下盤  ( 2015/3/3 )
農心杯或去內陸舉辦 山城宏:井山四連勝10%可能  ( 2015/3/3 )
韓國主將背水一戰 金寅鼓勵金志錫帥氣戰鬥吧  ( 2015/3/3 )
吳清源若到現在仍是頂尖 心裡的真正祖國是圍棋  ( 2015/2/13 )
央視要下“一盤很大的棋” 隊際賽棋道中人紛紛點贊  ( 2015/2/13 )
於之瑩的2014關鍵字是幸運 最自豪新人王賽奪冠  ( 2015/2/9 )
尚游杯深圳圍棋名人邀請賽首日 張偉金進勝者組決賽  ( 2015/2/9 )
建橋杯新人王賽揭幕 楊俊安回顧於之瑩奪冠奇跡  ( 2015/2/6 )